南方週末社會責任觀察:企業扶貧與鄉村振興評估報告出爐

把一個企業的扶貧工作做一個深度案例研究,然後總結歸納出一些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

看到妻子不時“發瘋”,陸奕和沉默不語,手中的勺子在米粥鍋中攪來攪去,裏面清水裹挾着“孤獨無助”的米粒,肉眼可見的寡淡無味。

那時的他也是孤獨無助的,父親年老體衰,早已喪失勞動能力,妻子久患精神疾病,生活難以自理,還有三個孩子正值上學的年紀,他一邊要賺錢養家,一邊又要照顧老幼,一家六口的苦難擠在破舊的老房子中,只能苦捱歲月。

廣東省清遠市連樟村

不僅僅是陸奕和,連樟村大部分村民都是如此。

在這座粵北大山深處,道路坑坑窪窪、屋舍破舊不堪的村落,村民們只能依靠幾畝稻穀勉強度日。而村委會更是“可憐”,村幹部“流動辦公”,隨身揣着公章,誰家有事,就把公章帶到誰家去蓋一下。

有人説,在粵北大山的褶皺裏,唯有貧困與苦難對望。

回顧:細數多年得與失

當然,他們只是全國貧困人口的一部分,卻也是最難改變的一部分。如何破解貧困難題、推動鄉村振興、實現鄉村經濟可持續發展,成為擺在英德市政府面前的頭等大事。

2017年,廣東省發佈《關於2277個省定貧困村創建社會主義新農村示範村的實施方案》(以下簡稱“示範村方案”),在資金籌措方面規定,“省裏補一點,市、縣(市、區)出一點,幫扶市、幫扶單位支持一點,社會、村集體和羣眾籌措一點。”企業成為了這場行動的重要環節和有效補充力量。

根據全國工商聯統計,截至2020年6月底,參與“萬企幫萬村”精準扶貧行動的民營企業有10.95萬家,精準幫扶12.71萬個村;產業投入915.92億元,公益投入152.16億元,安置就業79.9萬人,技能培訓116.33萬人,共帶動和惠及1564.52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

民營企業主動參與精準扶貧,重新梳理出企業與社會的良性關係。擁有78個省定貧困村、1.76萬貧困户的英德市與廣東省優秀民營企業的碧桂園,成為這套關係裏的優質樣本。

早在2010年,碧桂園集團就積極響應黨和國家號召,派扶貧工作人員駐紮幫扶,切實參與到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工作當中。

這樣的想法並非一時興起。1997年,處於創業初期的碧桂園便捐出100萬元,用於設立幫扶貧困大學生的“仲明大學生助學金”。三年後,又捐出2.6億元,創辦了全國第一所純慈善、 全免費、全寄宿民辦高級中學——國華紀念中學,專門招收家庭貧困的初中畢業生。

2007年,碧桂園及楊國強本人先後捐獻2.1億元,幫扶四川省馬邊、甘洛兩縣移民搬遷、發展教育勞務培訓及輸出等,同年參與國家“雨露計劃”,創辦全免費的國良職業培訓學校。2008至2009年期間,相繼發起5·12震後異地復課項目、“援助台灣地區失學原住民學童計劃”。

上述節點被歸納為第一階段,即“單個項目幫扶階段”,是碧桂園在公益領域的首輪嘗試。2010年,碧桂園在廣東省清遠市樹山村引入苗木產業,開啓“借本你種,賣了還本、賺了歸你、再借再還、勤勞致富”的綠色產業扶貧模式首個試點,這被認為是碧桂園扶貧的第二階段,即“試點駐村扶貧階段”。

樹山村苗圃示範基地

在試點駐村扶貧順利實施後,碧桂園總結經驗開啓了“大規模駐村扶貧”的第三階段,下屬43個黨組織與英德縣78個貧困村達成黨建結對共建,簽署脱貧《軍令狀》。

隨後的2018年,碧桂園“把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列為主業”,開啓“全國9省14縣全面推進”的第四階段,將英德的整縣幫扶模式以及4+X舉措批量複製到全國其他貧困縣。

上述內容梳理和四階段的劃分出自《碧桂園扶貧與鄉村振興評估報告》,由南方週末中國企業社會責任研究中心(以下簡稱“南方週末CSR中心”)於今年3月啓動,針對碧桂園自成立以來的扶貧工作和鄉村振興工作進行評估,並總結碧桂園扶貧活動模式、創新經驗,以期對全社會的扶貧和鄉村振興工作有所啓發。

“想把一個企業的扶貧工作做一個深度案例研究,然後總結歸納出一些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評估報告執筆人、南方週末CSR中心負責人孫孝文表示,“為此我們首創了一個名為‘SMART’的評估模型。” 

討論:扶貧與鄉村振興

據悉,SMART評估模型從戰略strategy、管理management、瞄準aim、結果result、未來發展引力traction,五個維度評估企業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工作成效。並對包括村支書、老村長、深度貧困户在內的七類利益相關方發放調查問卷,累計派發7270份問卷。

問題涉及扶貧戰略、扶貧工作定位、扶貧組織位階、組織保障、制度保障、人才保障、資源保障、溝通協調、科技支撐、扶貧對象瞄準、動態調節、扶貧產出等18個指標。在對上萬條數據進行分析之後,碧桂園在其中的11個指標拿到五星評價。

“團隊非常認真”,深圳國際公益研究院副院長賈晶對評估報告撰寫團隊的工作提出了很高的評價,“每走訪一户人家、一個老村長,他們(指評估報告撰寫團隊)真是坐在那一條一條訪談的”。

南方週末CSR研究中心主任孫孝文與專家在甘肅東鄉進行實地調研

賈晶的發言是在“2020年企業參與扶貧項目評估報告(碧桂園)研討會”上進行的。據悉,為了進一步總結精準扶貧經驗、探討鄉村振興的路徑和最新實踐,南方週末CSR中心聯合碧桂園邀請近20位知名專家來到碧桂園鄉村振興樣本地——廣東清遠連樟村,進行實地調研、走訪與討論,並對評估報告草案提出意見、建議。

受邀專家來自多個領域、多樣羣體,包括政府、高校、行業智庫、工商聯繫統、新聞媒體等。

“錢撒出去了,人派出去了,精力放在這了,到底哪些是值得我們總結的,我覺得肯定是要找亮點、找問題的。”賈晶説道。

這便是南方週末CSR中心力推召開專家研討會的初心:這100多頁的評估報告,雖梳理出碧桂園完整的扶貧模式,但仍需在可持續發展層面廣邀社會知名專家學者建言獻策、查漏補缺。

“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其實首先還不是脱貧,而是黨建”,瞭望智庫研究院副院長姜鐵英在走訪連樟村之後感嘆道,“這些黨建使我充滿信心,黨建的穩固程度真的是超乎我的想象。”

“給錢給物,不如建個好支部”,碧桂園的扶貧實踐是多維度、多層面的綜合扶貧,除帶動貧困地區的經濟發展外,更加重視從加強貧困地區治理根基的角度為貧困地區發展注入現代化治理理念。

而基層黨建正是這一邏輯踐行的最佳途徑。為此,碧桂園通過設置“老村長”崗位、舉辦村支書研修班等項目補充鄉村治理力量,夯實鄉村治理基礎。

碧桂園在結對幫扶的140個村莊聘請140名“老村長”,打造一支“不走的扶貧工作隊”,做當地政府的有益補充,協助扶貧工作人員開展入户、調研、宣講、慰問等活動,協調鄉村公眾意見,發動公眾參與鄉村治理。

根據評估報告中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7月,各縣“老村長”幫扶覆蓋貧困人口約6.1萬人次。

賈晶對此也深有感觸,“能夠紮根和了解這個地方的人,發揮的作用真的是太大了。”如此,扶貧和鄉村振興的可持續性才能被保證。

銜接:可持續發展目標

人的作用固然是大,但確保可持續的根本在於機制和模式。本次評估報告撰寫團隊和研討會專家也將“x”作為核心亮點,反覆提及並推介。

“‘x’就是黨建扶貧、產業扶貧、教育扶貧、就業扶貧加這個因地制宜和因人施策的模式”,碧桂園集團辦公室中心總經理助理朱泳婷介紹到。在陸奕和的家鄉,這個“x”便爆發無窮的力量。

2017年10月,碧桂園集團、國強公益基金會派駐扶貧團隊入駐連樟村。扶貧幹部的腳步踏進了這座村落的每一户門,在經過走訪和調查之後,一次大膽的想法在扶貧團隊的討論中湧現——種植大棚蔬菜。

這種嘗試並非一時“熱血”,而是經過複雜且縝密的決策過程才得以確定,並且成模式的落實:產業扶貧項目採取“公司+專業合作社+村小組+農户”的幫扶模式,通過土地租金、利潤分紅、工資收入等形式,帶動連樟村村村民經濟可持續發展。

“自1992年成立至今,碧桂園探索形成了‘以戰略為引導’‘以4+X為統籌’‘以管理為機制保障’‘以扶貧共同體為資源支撐’的‘嵌入’型扶貧模式”,最終出爐的評估報告主報告中總結道。

“一方面,扶貧工作被列入為主業之一,嵌入碧桂園可持續發展戰略、經營、管理;另一方面,碧桂園扶貧並非大包大攬,而是通過做黨和政府扶貧的有效補充,將扶貧工作嵌入地區整體發展,打通貧困地區可持續發展的‘內循環’和‘外循環’。”

當然,主報告的觀察並非“無的放矢”,而是建立在充分的案例結果和數據之上的。

2018年,陸奕和在碧桂園的大棚蔬菜種植基地承包了3畝地,一年下來,收入接近3萬元。同年,他還向英德農村信用社申請到了5萬元財政貼息貸款,在碧桂園的支持下,包下了60多畝竹山種植麻竹筍,這些麻竹筍成了他家庭收入的主要來源。

最讓陸奕和高興的是,他自己在連樟村鄉村振興學院當了保安,有了一筆穩定的收入,同時大女兒大專畢業參加工作了,小兒子又考上本科,二女兒考上大專。“算上大女兒的工作收入,去年家庭收入有12萬元,我們家在這麼多年來有了第一筆存款。”陸奕和説。今年,陸奕和獲得了“全國脱貧攻堅獎奮進獎”。

據悉,2020年上半年,連樟村貧困户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近萬元,村集體經濟今年預計可達到200萬元。實實在在的真金白銀回答了碧桂園扶貧團隊的“x”嘗試,而這樣的案例,也正是本次評估報告的落腳點。

為了讓結果客觀真實,評估報告將調研區域進行細分和全覆蓋,採取線上線下結合的方式進行調研。“就業、教育、政府類別的調研對象所在區域選取為碧桂園幫扶項目涉及的16省57縣;老村長、碧桂園駐村扶貧幹部、致富帶頭人、深度貧困户的調研對象所在區域選取為碧桂園結對幫扶的9省14縣。”

評估報告中關於老村長的部分問卷數據分析

除此之外,本次評估報告希望選取具有代表性的扶貧差異化樣本,通過對樣本下各縣不同階段和狀態的系統分析,儘可能完整呈現碧桂園扶貧工作成果與經驗。 

而廣東英德、甘肅東鄉、江西興國便具有這樣的特性:英德扶持早,脱貧早,已進入鄉村振興階段;興國處於扶貧過程中;東鄉基礎較差,目前仍未脱貧。

這些樣本彙集在一起,形成可複製、可推廣的模式,而日後規劃也將基於這些樣本,測算扶貧成效。

未來,南方週末CSR中心還將就更多企業的扶貧與鄉村振興工作,進行系統且嚴謹的觀察和評估,為後來者提供切實可靠的參考樣本,豐富和貢獻中國特色的扶貧開發理論和中國特色的企業社會責任模式。